主页 > 大全知识 >台语乐界的另类摇滚:霹雳布袋戏音乐(1998 >

台语乐界的另类摇滚:霹雳布袋戏音乐(1998

2020-06-24 来源:大全知识   |   浏览(580)

 台语乐界的另类摇滚:霹雳布袋戏音乐(1998

  自从1980年霹雳布袋戏电视剧集推出之后,足足走了30年,布袋戏音乐才进入金曲奖的殿堂。我曾说,布袋戏音乐可比台语乐界的另类摇滚(alternative rock,英国乐坛有时也用indie名之),开创了各种实验性、非主流的可能。布袋戏音乐指标歌手并非每位都在流行歌坛有能见度,但在她们的领域中却是独霸一方。

  儘管布袋戏似乎是台湾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但除了戏迷之外,恐怕很少人注意到它近年来的演化是如何融合了各种跨国流行文本的元素。不仅是电光效果的加强,与戏偶服装配件精緻化,就连主题也从传统任侠仗义,转入了时下更受欢迎的奇幻与科幻。英雄典範早已转移,独尊史豔文的时代已然远去,亦正亦邪的角色诸如素还真、叶小钗乃至一页书更受欢迎。

  如今,布袋戏的古装并非对任何一个中国朝代的拟古,而是混合着亚洲中世纪幻想与日系魔幻血统的成品。真正的武侠作品不可能有外星人与机器人,更不可能有来自魔界的角色,以及魔界与人间利益分配不均而产生的大战。从这个意义上观之,霹雳布袋戏是文本混血的产物,受到日本漫画轻小说与欧美奇幻文学的世界观影响。

奇幻与苍凉的说书人

  但音乐跟音效呢?布袋戏是重视叙事者声音的一种娱乐形式,而且直到现在仍然保持全场单人叙事的类似「说书人」模式,不管男角女角,都由一位男性配音。这并不是为了节省成本,霹雳布袋戏曾经尝试引入多个配音员,但观众反应不佳,他们宁可听戏团老闆(如今已经是霹雳多媒体国际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了)一人分饰多角。正因观众对于叙事者声音的挑剔,使得录製速度受限,也让霹雳总经理一直很忙。

  从黄海岱开始的霹雳布袋戏家族,几乎人人都擅长驾驭声音。黄海岱次子黄俊雄除了口白到位之外,也能演奏布袋戏的各种传统乐器。黄俊雄的妻子西卿原本就是歌手,她是脍炙人口的布袋戏歌曲〈苦海女神龙〉的原唱。黄俊雄次子黄文择接棒成为第三代口白配音者,直接掌管布袋戏的灵魂部分,他的妹妹黄凤仪也是歌手,曾与荒山亮合唱〈旧人难忘〉。

台语乐界的另类摇滚:霹雳布袋戏音乐(1998 

  1998年为了因应霹雳系列剧集主题曲、插入曲的需求,专门进行布袋戏配乐与歌曲製作的「无非文化」成立了,稍晚又有霹雳直接投资的「动脉工作室」进入此一产业。一开始产製的音乐亦步亦趋跟随当时的台语流行歌曲风格,取法乎上。譬如2000年发行的〈拼输赢-女乞丐染飞烟〉编曲让人连想起稍早几年由蔡振南作曲的〈空笑梦〉。然而千禧年之后,以无非文化为首的几个音乐製作团队,开始创造出独属于布袋戏的歌谣风格。就男性演唱者来说,关键转折点在于创作歌手荒山亮的加入,荒山亮在2005年发行第一张专辑《无情的坦白》时似乎还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应该唱国语歌还是台语歌,因此专辑混合了两种语言的创作。整体而言,这张专辑没有让他走红,但其中出现了两首创作台语歌〈爱你的是我〉、〈买醉的人〉,运用在布袋戏中而知名。

  2007年荒山亮再度推出纯国语专辑《复活》,儘管主打歌〈复活〉配合韩剧《上帝您好》而小有名气,但却是歌红人不红的尴尬状态。从这张专辑之后,荒山亮便全心投入布袋戏歌曲,他创作与演唱了许多曲势优美,打破国台语疆界的歌曲,诸如〈烟消云散〉、〈烟茫茫〉。但到了后期,荒山亮的创作用词日趋艰涩,变得像是粤语歌,譬如〈与我争锋〉对于台语使用者来说几乎已经无法不看歌词听懂内容。有趣的是,到了这个时期,他才拿到了他的第一座金曲奖最佳台语男歌手奖。

抚慰系女声

  与荒山亮沧桑但不流俗的崭新台语男性唱腔相对的,是布袋戏界音乐第一女才子阿轮清新、内敛的声音。阿轮能写、能谱曲、能唱,曾谱写多首江蕙演唱的歌曲,她的创作横跨国台语流行乐界到布袋戏音乐,但只有在布袋戏音乐中才能听见她亲自演唱。杨培安2005年首度献唱的〈天地无声〉是她作曲,而黄妃脍炙人口的布袋戏歌曲〈你的名我的命〉、〈风雨无情〉、〈逍遥一曲歌〉则是由她包办词曲创作。在整体重视演唱者年龄与外貌的台湾流行音乐界,布袋戏音乐提供了另一种可能,不强调歌手外貌与年轻程度、不传承旧台语歌演唱技法、不咏唱都会抒情主题。檯面上最知名的布袋戏女歌手黄妃以《台湾歌姬之非常女》出道时已经27岁,远远比同时期女歌手来得迟,孙淑媚首发专辑时只有15岁,曾心梅则是18岁。

台语乐界的另类摇滚:霹雳布袋戏音乐(1998

  千禧年之后的布袋戏歌曲已经摆脱了传统乐器或走唱那卡西式的伴奏,逐渐简化配乐,乃至引入西方管弦乐,整体进化的速度甚至比一般台语流行歌曲更快。基于实验性特质,它并非没有尝试过採纳国语歌曲,但成效不彰。歌词内容渐渐从口语走向文言,内容仍以豪侠、离别、慕情为主,与其他台语(甚至国语)歌曲相比,布袋戏曲中的女性形象较不传统。但一直到2011年金曲台语男女手奖分别被黄文星与黄妃拿下,布袋戏歌曲才算是一举征服乐评人耳朵。隔年荒山亮再度获得台语男歌手奖,与黄文星都是首次入围就得奖。

台语乐界的另类摇滚:霹雳布袋戏音乐(1998  

  难道是2010年之后布袋戏曲忽然有了翻天覆地的跳跃式进化?还是评审过去对于演唱台语歌的想像太狭隘,认为只有江蕙(扣除第一二届未设有独立的台语演唱人奖项,短短23届金曲奖台语女歌手历史中江蕙就入围九次得奖五次,直到她宣布不再参赛)足以称得上是高格调的台语歌?总之,就结果来说,布袋戏歌曲已从另类走到了主流,剩下的就是它是否还有充足的能动性,不安于现状,再度从主流中开创新局?改变的力量,是否依然存在?最后,引用黄文择作词,阿轮谱曲的〈佾云诗歌〉作结:

拂长剑,寄白云。一生一爱,一瓢饮。
舞秋月,佾江风。也是疏狂,也任真。
-〈佾云诗歌〉

音乐资讯

《相思声声》-黄妃,2010(第22届金曲奖最佳台语女歌手)

《天荒地老》-荒山亮,2011(第23届金曲奖最佳台语男歌手)

相关文章